<pre id="6sm9f"><strong id="6sm9f"></strong></pre>

<table id="6sm9f"></table>

    <acronym id="6sm9f"><strong id="6sm9f"></strong></acronym>

      2016新喜悅100價格多少(五羊新喜悅100價格)


      最近直播圈的消息有點多,羅永浩正式宣布“離開”交個朋友管理層,同時退出微博等社交平臺,號稱“再次埋頭創業去了”,隨后俞敏洪旗下的“東方甄選”也做的風風火火,實踐證明從新東方出來的老師做主播也是一把好手,未來路在何方,讓我們留點期待,一起來看看作者的分析吧。

      最近直播圈的消息有點多,羅永浩正式宣布“離開”交個朋友管理層,同時退出微博等社交平臺,號稱“再次埋頭創業去了”,隨后俞敏洪旗下的“東方甄選”也做的風風火火,實踐證明從新東方出來的老師做主播也是一把好手,未來路在何方,讓我們留點期待,一起來看看作者的分析吧。

      俞敏洪的兄弟姐妹還剩5萬人,羅永浩欠的債還有一個億。 直播電商界意外地來了一場“交接”儀式。 先是,羅永浩正式宣布退出“交個朋友”管理層,同時退出微博等社交平臺。

      隨后,俞敏洪旗下的“東方甄選”制造刷屏盛況,直播間三天漲粉157萬,銷售額更是增加1777萬,更是讓新東方在線股價暴漲100%,而主播董宇輝也不斷占據社交媒體話題。

      破過產、“賣過身”的羅永浩成熟了,早年他會公開批判老東家新東方的文化,揶揄老俞沒發現他是個人才。 而前天,羅永浩則在微博上肯定新東方的轉型,為新銳主播董宇輝打call。

      上個月,俞敏洪在和樊登對談時表示,新東方培養的包括羅永浩在內的大量名師因為缺乏激勵而流失,而他沒有及時把和這些人才的關系從雇傭轉為合作,他的確應該反思,因為新東方不但錯過了羅永浩、李笑來,曾經的二當家徐小平、三當家王強也更成功,還更自由。

      直播帶貨對于羅永浩是“賣身賺錢”,雖然折磨,但錢一旦攢夠了就能夠抽身離開。 無奈的是,直播帶貨確實羅永浩到目前為止賺錢最多的商業項目。

      羅永浩透露,他的直接債務還剩不到一個億,因為不想錯過風口,所以已經和交個朋友公司達成了協議,由后者替他還完。

      而直播帶貨對于背負著5萬名兄弟姐妹命運的俞敏洪來說,更是一場來了就不能走的事業。

      老俞必須給它加個意義。 于是,他把直播經濟定位為大賣場、電商之后的第三次革命。

      一、仍舊書生意氣

      羅永浩本人已經證明了,新東方老師能成為合格的主播。 上過新東方課的都知道,他們的老師一向就是這個風格,幽默、有文化,旁征博引的同時還能抖個包袱。

      所以,在去年9月17日的方高管會議上,在宣布秋季課程后放棄中小學課后輔導業務后,俞敏洪提出,薇婭一年帶貨能賣100多億,他和新東方幾十個老師一起做直播成績也能不差吧。

      當時會上的大多數人以為老俞要直播帶貨的產品是教育硬件或者就是新東方課程,因為新東方當時正在讓各地的分校賣學習機,素質課程和職業課程的推廣也是重點,但沒想到他竟然要做農產品。 這個決策自然招來了內部一致的反對聲音。

      平心而論,農產品直播電商確實和新東方老師們的人設相去甚遠。 這違背了選品和主播契合的帶貨鐵律。

      在去年底剛推出的時候,“東方甄選”集中在水果、牛羊肉的農產品帶貨。

      現實給了俞敏洪無情的暴擊,他的首次開播收獲了480萬銷售額,和羅永浩首播的1.1億元簡直是天壤之別。 新東方在線當天的股價暴跌21%。

      新東方跨界做直播帶貨給供應鏈帶來極大挑戰。

      要知道,薇婭做直播前,是北京動物園批發市場練攤賣衣服的;李佳琦爆紅前,是歐萊雅的柜員;羅永浩開啟“真還傳”以前,錘子手機也賣了300多萬臺。 他們都選擇了自己最擅長的行業開啟直播。

      新東方卻反其道而行之。

      于是,東方甄選剛開始賣的東西價格很高:15顆平石頭蘋果要128元,8斤稻花香大米要268元,還有超級貴的960元的兆豐有機特制顆粒面粉。

      這勸退了在李佳琦直播間搶慣了便宜貨的觀眾們,他們一邊吐槽一邊拒絕向新東方老師們繳納智商稅。

      而且,高端農產品禮盒在現實中的購買往往來自B端用戶,而“東方甄選”卻想通過直播把它送到尋常百姓家,這個明顯充滿理想主義的思路落地的難度可想而知。

      新抖數據顯示,“東方甄選”最初的2個月直播26場,總銷售額只有454.76萬元,不要說和羅永浩相比,連俞敏洪的直播帶貨首秀的成績都不如。

      另一方面,新東方等不及“東方甄選”成為真正的明星直播間,就已經開始搞大量垂類賬號。 這些賬號的主播是來自新東方主播公會的老師,覆蓋食品、母嬰等品類。

      現在在抖音上,能搜到“東方甄選之美食特產”、“東方甄選之3C數碼”、“東方甄選之個護美妝”等賬號。

      抖音號還沒有起勢,“東方甄選”竟然已經在布局視頻號。 就算視頻號是未來,常規的思路也是先把主號做起來了,積累一些經驗,再向其他渠道擴展。

      帶貨農產品的決定天馬行空,四面出擊的打法書生意氣,帶著5萬名老師進入陌生領域的俞敏洪,看樣子就要拿到一個中年再創業失敗的慘痛劇本了。

      轉機卻來了。

      二、畫風對了,一切都對了

      剎那間,一切峰回路轉了。

      “東方甄選”的運營實體“新東方在線”的股價一個月的時間就從2.84元沖高到昨天的最高值12.5,翻了4倍多。

      6月10日的時候,“東方甄選”抖音直播間的粉絲數還不到100萬,6月14日已經來到500萬左右。 “東方甄選”積累100萬粉絲用了半年,而從100萬到500萬只用了4天。

      什么改變了呢?

      首先是價格和供應鏈。

      經過一番磨合之后的“東方甄選”很可能找到了新的供貨渠道,價格明顯降下來了:開始有了10斤58元的長粒香米和5斤22.9元的山西紅油桃。

      然后是選品。

      俞敏洪上周組建了“新東方直播間”團隊,專門用來推廣新東方教育產品及圖書、智能軟硬件學習設備以及文教產品。

      緊接著,捧出了明星主播董宇輝。

      無論是撞臉“兵馬俑”的梗,還是推薦圖書時出口成章,以及講解產品時候的中英文講解,夾雜著陜西方言,時不時來的精妙段子,讓這位8年帶過50萬學生的董宇輝瞬間引爆了抖音,隨后蔓延到其他社交媒體。

      亡羊補牢效果還不錯。 6月12日晚上,董宇輝直播間賣出了數萬冊圖書,單日銷售額首次突破千萬,達到1505萬元。

      銷量最高的是賣了2686套的《哈利波特英漢對照版全集全11冊英文原版內容經典譯本》。

      6月13日,“東方甄選”上架了89個產品,包括《理想國》、《兒童版世界簡史》、《人類簡史三部曲》、《平凡的世界》、《活著》等圖書,還有新東方掃描學習筆和智能電子琴。

      新東方老師一邊雙語講課,一邊對天文地理、古今中外的段子信手拈來,或者邊彈鋼琴邊唱英文歌,這才是符合觀眾預期的正確畫風。

      “東方甄選”對產品本身的信息介紹不多,一旦開始聊產品,流量就會掉。 在大量的非帶貨信息當中把產品銷出去,這個套路在抖快不乏先例,應該是能夠跑通的。

      如果“東方甄選”的業務能夠做起來,新東方還可以順勢上馬直播電商培訓課程,它的原副總裁李亮不就加入了羅永浩的“交個朋友”公司,當上了電商學苑校長。

      三、人只能從自己痛恨的事情上賺到錢

      “交個朋友電商學苑”只是羅永浩為自己的離開做的諸多準備之一。

      其實在踏進直播行業一開始,老羅就沒有一天不在想著離開。 他在自己的書房門口掛了一塊白板,專門羅列“退休的利弊”,下了直播有了靈感就去添上一條。 最終,白板上密密麻麻列出了幾十條。

      上一周,“羅永浩”直播間正式更名為“交個朋友”。 而在這之前的半年多,羅永浩已經把自己的直播時長控制到了“交個朋友”公司總直播市場的3%以下。

      在新東方出身的老師里,羅永浩更具備帶貨基因。 這不單單是因為他做錘子手機的創業經歷,他的個性也在用大錘砸爛西門子冰箱的維權事件當中發揮的淋漓盡致。

      這風格當然地延續到了他的直播間。

      他會盡量避免問題企業的產品,即使是利潤很高也不選;他也會在直播商品出問題的時候,在大規模投訴和市監局介入之前,主動對消費者進行三倍賠償。

      在與晚點LatePost的對話中,羅永浩展露了他要做下一代計算平臺的野心,還有些得意地透露了自己的B計劃和C計劃。

      B計劃是“被一家有足夠資源的大公司投資、控股或收購,完全有機會做成一個類似安卓的東西”;C計劃是“做成華、米、O、V 這樣的智能硬件產品公司”。

      他對三個計劃的成功概率的評估分別是“九死一生”、“完全有機會”和“有很大的機會”,依據是“我們比多數有實力的同行早了好幾年。 ”

      “入場時機早晚決定成敗”似乎是羅永浩從錘子手機創業失敗的經歷中學到的全部教訓。

      他絲毫不懷疑自己究竟適不適合創業。 實際上,他最成功的經歷就是在新東方和直播帶貨,中間創業做牛博網、做老羅英語培訓學校和錘子手機都不是很成功。 前兩段的經歷主要是公眾表達,后幾段是當企業家。

      和羅永浩一樣,對“做企業沒太大興趣”的俞敏洪也在和給自己帶來痛苦的項目死磕。

      但不一樣的是,不解釋自己彪悍人生的羅永浩是真性情的、外露的,大家明明白白知道他做直播就是為了還錢,還了錢他才能去做那些讓他能亢奮一陣子的事。

      而俞敏洪則不愛傾訴,甚至連當年的合伙人王強都不知道他內心深處究竟在想些什么。

      王強和新東方的其他人都時不時能感受到他的猶疑、痛苦、彷徨,但不知道這究竟是來自敬畏、恐懼還是責任感。

      今天唯一清楚的是,俞敏洪帶著5萬名兄弟姐妹在直播帶貨領域會繼續做下去。 他在創業初期連開人都要借助剛回國的王強,如今裁掉幾萬人的他想必內心的那根弦已經繃到了極限。

      老羅帶著自己的A、B、C計劃重新出發了,祝他玩得開心;而老俞則不需要祝福,因為連只愿意把重大事情托付給徐小平的王強都很可能認為,再創業的他正在經歷人生更偉大的時刻。

      作者:太史詹姆斯;

      來源公眾號:壹娛觀察(ID:yiyuguancha),泛娛樂產業的望遠鏡和聲吶。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 @壹娛觀察 授權發布。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版權聲明:本文內容來源于互聯網,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僅提供信息檢索服務,不擁有所有權,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如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侵權/違法違規的內容, 請發送郵件至 691227327@qq.com 舉報,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客服
      aukg-472
      <pre id="6sm9f"><strong id="6sm9f"></strong></pre>

      <table id="6sm9f"></table>

      <acronym id="6sm9f"><strong id="6sm9f"></strong></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