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6sm9f"><strong id="6sm9f"></strong></pre>

<table id="6sm9f"></table>

    <acronym id="6sm9f"><strong id="6sm9f"></strong></acronym>

      坑王駕到現場門票價格


      文/金錯刀頻道蔡文姬2003年,郭德綱在某衛視上過一個櫥窗48小時節目,一期給4000塊,兩天的時間,在一個玻璃罩里吃、睡,還得跟外面的人用肢體語言交流。

      文/金錯刀頻道 蔡文姬


      2003年,郭德綱在某衛視上過一個櫥窗48小時節目,一期給4000塊,兩天的時間,在一個玻璃罩里吃、睡,還得跟外面的人用肢體語言交流。

      郭德綱陳列在櫥窗里,就像一件商品,想休息一會,圍觀的人們就啪啪啪地拍玻璃,問他:“你要是上廁所怎么辦?”


      郭德綱火了之后,《人物》采訪過他這段刻骨銘心的往事,郭德綱說:“那會太缺錢了,但根本不是一期4000,一個月4期節目,每一期給我減1000,到后來只給1000塊,最后人家直接不用你了。 ”

      這段郭德綱的“黑歷史”,成了德云社的勵志故事,后來電視臺到處說「都是我們捧紅了郭德綱」,郭德綱回懟:“1000都不給,你就捧紅我了?”

      這幾年,郭德綱本人從相聲到主持,拍電影、電視劇,確定了多棲發展戰略。

      曾有人預測,郭德綱在出道20年里收入增長10000倍,成為出場費80萬元,年收入2710萬元的相聲名角兒。

      “從商業的角度看,‘郭德綱’三個字不是一個人的名字,而是一個品牌,一個無形資產。 ”

      從15年前郭德綱一文不名,到現在德云社成為相聲界的金招牌。 德云社的造星能力有多強,你想像不來。


      1、揮著熒光棒聽相聲,市面上僅此一家,別無分店


      2018年10月,北展劇場,2700個座位座無虛席。 綠色的熒光棒匯成一片海洋。

      這不是某個流量明星的演唱會,而是德云社相聲演員張云雷和楊九郎的專場演出現場。

      返場環節,張楊組合上臺感謝粉絲,說了句煽情的話:“以前三百人的小劇場都沒有幾個觀眾,而他今天來到了北展。 ”話音未落,粉絲們的尖叫聲此起彼伏,綠色的海洋波濤洶涌。


      張云雷在返場時經常會唱《探水清河》,這幾乎是他的成名作。 張云雷起個頭,粉絲在臺下跟著齊刷刷地大合唱:

      太陽落了山

      秋蟲兒鬧聲喧

      日思夜想的辮兒哥哥

      來在了我的門前吶

      以前聽相聲,都是瓜子、花生、一壺茶,輪到張云雷,基本上是演唱會的配置。

      “我這輩子到死都沒想到說相聲能說出個偶像派,(能讓)粉絲們帶著熒光棒來德云社聽相聲。 能把相聲說成這樣,你(張云雷)也是欺了祖了。 ”

      盡管郭德綱語氣聽起來有些發狠,但是字里行間不難感受到郭德綱的喜悅之情,這個“偶像派相聲演員”,不僅得師傅歡心,還收獲了500多萬“二奶奶”(二奶奶是張云雷的粉絲)。

      飯圈女孩的涌入,讓張云雷、楊九郎的演出變得一票難求。 誰也沒想到,一個相聲演員,會火的一塌糊涂,跟流量明星一比,一點兒都沒落下。

      1.搶票搶成“云雷灰”

      2018年,張云雷“倍兒哏兒響聲專場”一張1199元的前排票,開售即秒沒。

      國家跳水隊冠軍陳若琳想看一場“辮兒哥哥”的相聲,在微博上喊話張云雷,張云雷大方地說送她一張門票。

      粉絲們立馬變成檸檬精,“讓辮兒哥哥自己搶一張試試,讓辮兒哥哥也感受一下‘云雷灰’!”


      “云雷灰”現象也迅速引起了黃牛們的注意,趁著張云雷的大火,一張門票炒到一萬塊,也有人趨之若鶩,根本不愁賣。

      2018年底,張云雷到哈爾濱演出,500多張門票7秒售罄,很多沒有搶到票的粉絲一直堅持在門外等到22點18分散場。


      2.刷禮物刷到手軟

      張云雷上《快本》,粉絲送愛馬仕羊絨大衣、范思哲睡袍、100克金條。 流量明星該有的配置,張云雷一個都沒少。


      張楊組合去哪個城市演出,頭等艙里除了張云雷、楊九郎和經紀人,都是粉絲。 在飛機上,動不動就有小姑娘拿著愛馬仕的紙袋子給張云雷送去,讓他多注意身體。

      有粉絲講:“他收的禮物超級多。 Givenchy都拿不出手,至少也得是個Prada、LV才成。 我都看傻了。 ”

      得知張云雷喜歡在大褂里襯一件白色或者黑色的純色T恤,粉絲便投其所好。

      傳統的大褂里面藏著國際一線大品牌的T恤,就像熒光棒出現在相聲會館一樣,矛盾而有趣。

      2018年,“張云雷”生日,“祝張云雷生日快樂”在紐約時代廣場納斯達克橫屏輪播了6天。


      上一個有同類待遇的藝人,是小鮮肉TFBOYS。

      在德云社這口大鐵鍋里,張云雷不是唯一好吃的那塊鮮肉。 但卻是最有能力將傳統的藝術唱給的年輕人的聽的那一個。

      張云雷僅憑一己之力,硬是將本應該去“嘻哈演唱會的酷酷女孩”留在了戲廠子里聽曲兒。 他唱一句,粉絲們就跟著一起唱,連結尾七回八轉的甩腔都唱得像模像樣。

      張云雷的微博里,同門師兄弟李鶴彪打趣張云雷,“建議張老師開個班。 ”

      在德云社,郭德綱捧紅的徒弟中,張云雷并不是個例。 說相聲能說出個偶像來,也并非偶然。


      2、賣人設,炒IP,德云社成了爆款制造機


      從岳云鵬到張云雷,相聲演員偶像化已經是德云社一個目標明確又行之有效的戰略。 確立了這種商業化發展戰略后,德云社就成了一家不折不扣的爆款制造機。

      德云社是怎么造星的?

      1. “賣人設”

      德云社有一套貼標簽機制,是別人根本學不來的。 郭德綱被列入家譜的徒弟一共82人,這在相聲界弟子算是多的了,但是成名在望的弟子,靠的都不是相聲,而是“人設”。

      岳云鵬以一首《五環之歌》成名,在演出風格上一直走著“便宜”的路線,立住了“賤”的人設;


      張鶴倫和燒餅,二人同為東北人,在演出風格上難免帶著二人轉的影子,立住了“騷”和“浪”的人設;

      就連時下在抖音上火的一塌糊涂的“盤他”,也是出自德云社孟鶴堂之口。


      10年前,僅僅靠一個“人設”站在相聲圈,根本沒人敢想,而現在,在德云社的包裝下,僅僅靠一句臺詞,一個小曲兒,就能成功出圈。

      就連郭德綱的老搭檔于謙,也有“人設”:說起于謙的三大愛好,大家都知道“抽煙喝酒燙頭”。


      2. 炒CP

      CP這個關鍵指標,在相聲圈其實是剛需。 一個逗哏一個捧哏,缺一不可。 德云社的相聲搭檔總是能將這種業務之內的默契,在生活中融會貫通。

      2016年,張云雷從南京火車站10米高的小平臺墜落,摔成了個“人渣”,肋骨斷了9根、肺切了一塊、胯骨摔斷、骨盆摔斷,身上釘了足足一百多塊鋼板鋼釘。


      那個時候郭德綱安慰他說,“你放心,你實在是站不起來,你癱了,坐輪椅了,我教你說評書。 你坐著,我也讓你上臺。 ”

      養傷的那段時光,搭檔楊九郎一直陪著他,張云雷做幕后工作,楊九郎就陪著他做幕后工作。


      2017年年底,在楊九郎的攙扶下,張云雷立在了德云社的封箱舞臺上。


      這種默契和扶持,給張揚組合多了一重偶像光環。 粉張云雷,就是粉楊九郎,這種粉絲凝聚力,只有在德云社的舞臺上才能看的到。

      “相思賦予誰,小辮兒張云雷。 人生那么長,想嫁楊九郎。 ”是德云女孩表達對張楊組合喜愛的最貼切說法。


      3、德云社是個什么社?明明是個“生態鏈”


      其實,炒人設,打造IP的爆款制造機不止德云社一家,以東北二人轉為基調的劉老根大舞臺,捧火了小沈陽和東北F4等一行人;以舞臺劇為練兵場的開心麻花,這幾年在電影方面發力,臺柱子沈騰憑借幾部喜劇片晉級成中國屈指可數的百億票房先生。

      從受眾面講,靠說相聲起家的德云社,群眾基礎并沒有劉老根大舞臺和開心麻花強。 但是也通過大IP,帶動一系列分支IP的發展,逐漸形成自己的生態閉環,搭建了一個完整的生態鏈。

      郭德綱、于謙、岳云鵬、張云雷、孟鶴堂等眾多大IP之間互帶流量,也讓德云社成為了亞洲最大相聲男團,人稱DYS48,吸引德云女孩們不斷灑金。


      除此之外,德云社還有一套清奇的商業模式,是劉老根大舞臺和開心麻花根本學不來的。

      有錢后,郭德綱不僅捧徒弟,還發展了一大堆產業,最開始,老郭也不太懂做生意,竟整些“微商級別”的產業。

      賣面膜,請馬伊琍站臺,買號稱“以醫學標準研發生產的專業美容護膚品牌”;


      賣紅酒,為了賣酒,郭德綱每年專門做一場“德云紅酒之夜”的演出;


      賣薰衣草小熊,郭德綱買下了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的薰衣草莊園,做薰衣草周邊產品;


      到后來,掉坑里次數多了,也總結出了一些經商之道。

      現在,郭德綱開起了餐館,做起了婚慶業務,這些業務基本上都是德云社周邊產業,用相聲藝術引流,就拿餐館來說,郭德綱相聲段子里的菜,都被做成真的了。

      就連德云社說相聲唱戲的大褂和行頭,德云社也親力親為,旗下“德云華服”專門定制傳統服飾,每年德云社的開箱封箱,就是德云華服的“走秀時間”。


      德云社這家公司目前的經營范圍之廣超乎所有人想象,不僅有完備的藝人經紀制度,還觸探了明星周邊產業,形成了一套獨特的“德云生態鏈”。

      再加上德云社最近幾年頻頻涉足影視綜藝,先后主導或參與了綜藝《歡樂喜劇人》《相聲有新人》《笑傲江湖》《坑王駕到》,電影《我要幸?!贰蹲孀谑糯返?,可以看出,德云社也一直在產業層面努力的尋找著自己的邊界。

      而這一切,都離不開德云社的大當家郭德綱。

      2017年,有人給德云社算了一筆賬,當時德云社的6個演出隊總計估值6億,岳云鵬個人估值1個億,郭德綱本人因5年年收入累計超過1個億,因此估值5個億,外加德云社各類商標、著作權、各分社,總計作價15億。

      從為了4000塊,被人關在玻璃房里“觀賞”,到如今的德云社火出相聲圈,15年,郭德綱可能不是說相聲里面最有名望的,但他一定是最掙錢的,因為他把自己的相聲做成了生意,做成了品牌。

      知乎里,有一條如何評價郭德綱早年經歷,點贊很高的有這么一條:

      小時候正好看過安徽衛視那期節目,當時老郭在透明窗里被路人圍觀,他吃著碗面反觀著行人,那時候我不懂,就感覺怎么像個猴一樣。

      后來上了高中,看電視又看見了老郭,咦,這不是那猴么。

      再到今天回想起來,原來真的是磨難與生活硬生生逼成了龍。

      在櫥窗里的郭德綱,成了勵志段子,后來的郭德這么說:“從2005年到今天,別的不敢說,跟相聲有關的商演,賣票的,超過2000人往上的,都是我干的。 ”

      干商演,

      地球上的相聲,

      我壟斷了。


      參考資料:

      果殼:當飯圈女孩涌進相聲會館,德云社就成了DYS48

      張云雷為啥這么火?|相聲變了,抑或時代變了

      相聲演員變頂級流量,這回他靠的可不光是臉

      估值15億!德云社首次披露財務數據,郭德綱的商業版圖到底有多大

      知乎:如何評價郭德綱早年經歷,孫曉旭的回答



      《爆品實戰60講》是爆品專家金錯刀與今日頭條協力打造的全新線上課程,深入解讀小米、瑞幸、喜茶等高成長公司的爆品打造方法,讓你不拼資金、渠道、低價、背景,就能一針捅破天,低成本打爆市場,讓你獲取商業第一生死能力!江南春、賈國龍等大佬力薦,小米、騰訊都在用的爆品實戰課,點擊試聽→→→《爆品實戰60講》


      歡迎關注頭條號,爆品案例一網打盡!

      更多資訊/合作請關注金錯刀公眾號(名稱:金錯刀,ID:ijincuodao)

      版權聲明:本文內容來源于互聯網,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僅提供信息檢索服務,不擁有所有權,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如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侵權/違法違規的內容, 請發送郵件至 691227327@qq.com 舉報,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客服
      aukg-472
      <pre id="6sm9f"><strong id="6sm9f"></strong></pre>

      <table id="6sm9f"></table>

      <acronym id="6sm9f"><strong id="6sm9f"></strong></acronym>